贴贴首页 > 猫眼天下 > 五花八门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胭脂河诡怪传说

发表时间: 2017年03月14日 13:27:23
点击: 4158 回复: 5

千树青春千树花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圆圆,你那主家罗侍郎家闹鬼的事情,是真的么?”

我正在菜市场上挑白萝卜的时候,那卖白萝卜的摊贩七婶子如是对在我身边一道挑萝卜的丫鬟说道。

那被唤作圆圆的丫鬟一听,立时瞪大眼睛:“七婶子也听说了我们主家的事情?”

“一说胭脂河畔的大园子罗侍郎家,谁不知道!”七婶子忙道:“紫玉钗街上都传开了。”

那圆圆叹口气,道:“想不到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七婶子别说,那件事情还真有些教人害怕的。”

那七婶子忙道:“是么?却不知道是件甚么怪事?我是听了个一鳞半爪,也不大分明,你快讲了来。”

我一听,也忙抓着萝卜,支棱起耳朵凑了过去。

那圆圆只得说道:“你还别说,这件事上,我也是亲身遇上了,这几日,胆子都要给吓破了,事情发生在前日里,我们这些个丫鬟们,都是睡在通铺上面,可近日里,我便发觉,半夜里,脚对着的墙里伸出了一双手,在拉自己的脚,然后便听见有人低声说:‘跟我走么?’

我自然是吓的大气也不敢出,碰碰身边人,都睡死了似的,吓得我周身乱颤,也不敢答声,那个拉脚的得不到回话,那双手一松开,也就不见了,次日里,我与几个相好的小姐妹一说,这才知道,原来她们也都遇上了这样的事情,怕是闹了鬼,商议着将事情与主家说出来,烧香拜佛将事情送过去。

可是一个胆子大的丫鬟檀香偏生不信邪,说不过是有人恶作剧罢了,她来拆穿了就是,看看跟他走,能走到了何处去。我们怎么劝,她也不听,结果晚上再碰到了那双手,檀香就答道:‘跟你走。’

那双手却也不曾带着她出去,只是也跟平常一般,消失不见了。那檀香倒是十分得意,说道:‘甚么鬼怪,八成是哪个诚心吓唬人的,理他作甚。’

我们自然十分佩服,可是好景不长,那檀香次日里出去打水,就再也不曾回来过,宅院里的人起了疑心,怀疑是我们几个串通起来,帮着那檀香逃了,便分开问了问,结果问出来的话都是一样的。再后来,我们都觉着脚冲着的墙实在是诡异,求主家给我们换房子住,结果罗侍郎也是个不信邪的,说我们妖言惑众,将那墙拆了以正视听,结果……”

那圆圆打了一个寒颤。

七婶子忙问道:“结果怎么样?”

那圆圆的声音有点发颤,道:“那墙一破开,自里面滚出来一具尸首,正是消失了的那个檀香,可是那面墙是一面老墙,我们日日出来进去,根本没有曾经给人破开的痕迹,定然是那双手,将檀香给拉进去的……。”

“咿……”七婶子猛的倒抽了一口凉气:“这可当真?”

“那是自然,我是亲眼瞧见的。”圆圆双手扭着,微微有些发颤的说道:“胭脂河边不吉利,也就只有我们老爷那个不信邪的敢在那里盖房子。”

“谁说不是啊!”卖白萝卜的惊叹道:“都传言说是胭脂河畔有一道冥门,总能四下里跑出妖魔鬼怪来,难不成,又是那妖鬼作祟?不是皇上将皇宫里的太清宫都差到了胭脂河畔来镇守么,怎地还是镇守不住?”

那圆圆答道:“我听说,便是那太清宫的道长们在胭脂河边镇守着,千妖百鬼也得一个一个的抓回来,你别说,这件事情,大概还是须得请那太清宫的道士亲自出马,才能解决的呢。”

太清宫这个皇家道观搬迁到了胭脂河边有一段日子了,紫玉钗街上和胭脂河畔素来不大安生,总有妖鬼出没,住民口口相传,说是位于胭脂河边,曾有有一道冥门,那冥门给妖鬼打开过,放出了不少的怪物来,闹的整个京城,便都似乎黑云蔽日,成了人鬼并存的奇异景象,虽然朝廷将本来是皇家道观的太清宫,给迁到了胭脂河旁边来镇守冥门,可是妖异之事,还是传的煞有介事的。

一时之间,道士成了教人敬仰,救人于水深火热的恐惧之中的一个职业,一个个出入朝廷和官宦之家,享受国家俸禄,都有着宛如官员一般的派头,颇为光鲜,个个穿着做工精细,用料精良的道袍,行走在外,十分神气。

只要是年轻精神些的道士,总有年轻姑娘投去了爱慕的眼神,因着现今一般都是火居道士,可以娶妻生子,绵延后嗣,是以嫁给道士,尤其是太清宫的道士,定然是衣食无忧,外带给人高看一眼,倒成了时下风行的金玉良缘。

“太清宫的道士?”七婶子忙问道:“那,自然是有真本事的,现如今又是打算怎生解决的?”

那圆圆眼里含着泪,答道:“我听说啊,我们老爷终于疑心起来,这几日正托太清宫来人查探,正想着法子呢,一日不解决,可苦了我们,日日吓得魂不附体的,生怕哪一日就给那双手拉进去了……。”

“原来如此啊……”七婶子听了怪谈,叹道:“可当真是将人的肝儿也吓颤了……”说着这才想起了我来,忙对我道:“江菱,你一个在胭脂河边开扎纸铺子的,可也遇见过这种诡异的事情么?”

我点点头,道:“不瞒你们说,做这个买卖阴气重,偏偏还好死不死的挨着胭脂河那个鬼地方,时日长了,可没少看见,好比说七婶子身后那个脖子里绕着麻绳,舌头吐出三尺长来的妇人,大概你就看不到。”

那七婶子和圆圆一惊,回头看了一眼,自然甚么也不曾看见,七婶子只当我说笑话,嗔道:“你说你,小姑娘家家,跟谁学的这么贫嘴,来吓唬人玩儿。”

七婶子身后那白衣妇人本想用麻绳将七婶子那脖子套上,却给她一回头错过去了,只得提着麻绳,怨恨的看了我一眼,我吐吐舌头,那白衣妇人面露惧色,转瞬消失不见了。

其实,把真话说的跟说谎一样,大概也算得上是一门本事。

标签:
  • 2

  • 0

  • 2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5条跟帖,4158人参与
只看楼主
  • 1F
    天生这样一双没由来,就能看见那凡人看不见的东西的眼睛,见妖鬼见的多了,不知不觉,也麻木起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着我阳火旺盛,虽然能看见妖鬼,妖鬼一般却对我是退避三舍的,有算命的看过我的命数,说是天赋异禀,必然有一番大作为,乃是人上之人,可是,现如今,我还是碌碌无为在扎纸铺子忙活着,日复一日,也不信那个了。   走在路上,越发觉着胭脂河左近现今早没了早先的繁华,虽然与紫玉钗街隔得很近,却远远没有紫玉钗街上的人气儿,阴惨惨冷淡淡,怪道开铺子也不好赚钱。   我那个小小的扎纸铺子,还是用姥爷在世的时候,给娘留下的一笔钱财开起来的,娘出身倒是很好,早先也却是一个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千金小姐,只可惜,后来与爹私奔了,更可惜的是,爹与娘私奔之后,又与旁的女人再私奔了一次,是以,从小到大,我一次也没见过亲爹的面。   姥爷是个爱面子的,不许娘再回家,只肯给了一个胭脂河边风水不好,卖不出去的小宅子,又拿出些个财物给娘,教我们有一条生路。我们母女两个,相依为命十几年,娘虽然柔弱娇惯,可到底一个字也没提起过我爹,仗着一双巧手,摸爬滚打的将扎纸铺子开起了,勉强也能糊口,哎,这些个话,还是我自胭脂河畔的邻居那里陆陆续续听来的。   后来,娘也不知怎地,染上了麻将这个瘾头子,日日去赌,这最最为让人头疼,整日里铺子那点子收入还不够她赌的,我嘴皮子都磨破了,怎么劝说她也不听,叫我恨不得离家出走,可没法子,毕竟是亲娘,又放不下她。   哎……娘若是戒了赌,生活还是颇为美好的,刚叹了一口气,穿过了紫玉钗街的街角,迎面便撞上了两个袒胸露腹,一身黑毛的大汉来,那两个大汉见了我,露出一种阴森森的笑容:“江菱,往何处去了?教我们一番好找。”   我自然识得这两个人,正是鸿福赌场的阿虎和阿豹,我不由的心下一沉:“怎地,我娘又去了?这次欠了多少?”   阿虎伸出肥厚的手掌,竖起了短粗的三根指头,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舒了一口气:“三两银子么?随我回铺子取了来就是了。”   “啧,这你可弄错了!”阿豹迎头赶上:“不多不少,利滚利,乃是三百两。”   “你说甚么?”我的头发几乎都根根炸起:“三百两?我娘她当真……”   “刷!”那阿虎自怀里掏出了一张欠条来,上面白纸黑字,确确实实写着我娘的欠款,底下还有娘签下的名字,与一个朱红指印。   我的脑袋登时“嗡……”的一下子,蒙了。这……娘居然欠下鸿福赌场这么多的债去,卖了铺子也还不得,这……这可怎地好……   那阿虎露出一口整整齐齐的白牙,阴笑道:“今日里,你还的上么?还不上的话,把这卖身契签上!”说着又将一个早写好了的契约抖出来,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卖身抵债,生死全归主家。”
    2017年03月15日 14:01 0 回复[1 ]
  • 2F
    我心里一沉,只得说道:““阿虎哥,咱们也算一场相邻,总不能眼睁睁将我往火坑里推啊,你若是有我这么个妹子,难道忍心这样给人卖了去?能不能,容我缓一缓,都是街坊,我江菱的信用,你还信不过么……对了,你知道,我姥爷家家财万贯,舅舅总会给我想法子的!” 阿虎真的有个妹子,名唤阿芳,与我正是同龄,听我这么一说,自然也犹豫了一下子,阿豹则一向是个愣头青,忙道:“管这么多作甚,咱们是给老板讨债的,也不是给你做哥哥的,你要么拿钱,要么卖身,休要磨蹭,便是见了官,也是你们家的不是!再者说了,你舅舅那里,你娘早托人寻了去了,可是那个卖身契,就是你舅舅亲手写的,说是姐姐若还不上,外甥女卖身抵债就是了,与他也没有甚么相干!” “甚么……”我只觉得周身一阵恶寒,半张嘴还想再说甚么,可是阿豹却说道:“既然你没钱还,那我们哥俩也就不客气了,现如今,那罗侍郎家闹鬼,给太清宫道士瞧了,说是因着那宅子下面有一个古墓,里面是个早死的少年的孤坟,一直不曾有人张罗冥婚,正赶上罗侍郎家里不明所以,在坟头上盖了宅子,现如今,罗侍郎那里需要一个给用来给那死鬼冥婚的年轻女尸,方能镇宅,是以肯出聘礼千金寻合适的女尸,却不可得,这不是天赐良机么!我们将你弄死了埋了去,倒是可以抵充女尸,还上这笔债!”说着一只大手伸过来便要将我给拽了去。 坏了……方才听了罗侍郎家的事情,这么快,居然厄运倒是降临到我头上了!我扔下了萝卜撒腿就跑,可是哪里跑得过那阿虎阿豹去,没出几步,只觉得一个重物击在了后脑上,登时甚么也不知道了。 “咔嚓……咔嚓……” 我在一阵来自后脑的剧痛之中醒来,却迷迷糊糊听见了自己身边发出了一种奇怪的声音,像是有老鼠在啃床脚一般,真是的,娘大概晚上打牌回来又不曾关门,怎地又教老鼠跑进来了,我勉强睁开眼睛,想摸索着去打老鼠,不想一起身,胳膊伸不开不说,脑袋却还结结实实的撞在了甚么硬物上面。 奇怪,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睁开了眼睛,还是漆黑一片?天还没亮么?不,不对,我一下子想起来了,因为卖身抵债做冥婚的那件事情,我还没死,倒是给活埋了!现如今不是睡在家中的木板子床上,而是睡在了棺材里! “咔嚓……咔嚓……”那木料被啃噬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我脑袋一片空白,是,我应该已经被葬下了,可是外面那个声音,究竟是甚么东西发出来的?难道说…… “啪……”随着一声巨响,一双手穿过了棺材盖子,探了进来。 微弱的光线漏进来,我看见那双手生着锋利的指甲,骨节异常巨大,生着灰败的尸斑,皮肤看上去非常坚硬。
    2017年03月20日 10:29 0 回复[0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