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贴首页 > 猫眼天下 > 五花八门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你不知道的那些秘密

本帖来自:3g.mop.com
发表时间: 2016年11月12日 15:26:25
点击: 4823 回复: 3

顶楼灯光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第二章:香艳暖昧 “其实按摩推拿很简单的,最讲究的就是八个字,推、拿、按、挤、压、磕、钻、捶,再深奥点的按摩手法还有打穴、冲穴、锥穴、堵穴,这也就是俗称的点穴了,比如说这个穴位。”说着,唐宋轻握的拳头中突起一指,轻轻击打在了盈姐第七颈椎的棘突下,盈姐只感觉被点的地方微微一麻,紧接着整个后背都热乎起来。 “这个穴位叫做大椎穴,不仅清脑、养颜,同时还能治疗头痛、肩背痛、风疹、湿疹等,还比如这个穴位。” 唐宋伸出一指点了上去:“这个穴位叫做心腧穴,可以宁心安神、养血润肤,对面色青紫、灰暗无光或灰白、痤疮等都有特殊的疗效,还有这里,叫做肾腧穴,这里叫做脾腧穴,这里叫做……” 不知不觉,唐宋想起自己小时候所受到的非人“虐待”…… 每天早晨四点准时起床背汤头歌、千金方、铜人针灸穴位表、人体百脉经络图,接着跟随老头上山采药,空闲时间还要锤炼打熬身体,学习一些乱七八糟的拳术,接着翻看各种中医典籍,熟记各种草药的形状、医理药性,到了晚上十二点还要在老头身上练习推拿按摩…… 唐宋是个孤儿,自小被老头收养长大,或许是从小很少接触“思想品德”教育的缘故,不知不觉便使他养成了随意跳脱的个性。 如果说的具体些的话,那么他的脾气秉性只能用“随心所欲”来形容,甚至可以说成“胆大妄为”。 而性格又决定了他嘴巴的走向,想什么说什么,无拘无束,于是,他的嘴巴很容易便养成了“阴损坏”的好习惯,不过,这也要看跟谁了。 盈姐感觉整个身体都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舒爽,软软的、酥酥的、麻麻的,那种滋味就像连来了几次高潮一样,让人如坠云雾,香汗淋淋,美得她现在连翻白眼皮的力气都没了,懒洋洋的呻吟几声:“小唐,我怎么感觉你的嘴皮子功夫比手下的功夫还厉害,说得姐姐一愣一愣的,我看你更适合去当老师。” 唐宋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双手十指不断在盈姐丰盈的秀背上捶压挤按着,眼神一动,又瞧见了那只被排挤出床檐的小半个胸脯,狠狠盯了两眼,吞了口吐沫,额头渐渐冒汗的讨好道:“得儿,我可没您那个本事,那可是你们文化人才能干的事情。” “老师有什么好的,还不是到处受学生的气。”盈姐忍不住的发出一丝怨愤。 唐宋鼻子里轻轻“嗯”了一声,算作回答,手指不觉间又到了盈姐的腰部,眼神滑下去,再次被她的臀部轮廓吸引,为了怕盈姐不习惯,他刚才一直强忍住没有去碰她的敏感地带,可现在被那半只胸脯一勾引,香汗味一冲击,他真的有点控制不住了。 “盈姐,你的臀部肌肉有点下垂,这可不好,要不我给你按两下,提升提升?”唐宋随意找了个借口,双手飞快的滑了下去! 盈姐如受电击,身体微微一颤,就要翻身:“哎,你,那个地方不行,痒!” 唐宋已经欲罢不能了,灵机一动,大叫一声:“痒也能治!”说完双手各抓住一片臀瓣,一按一揉一搓一摇,盈姐突然呻吟几声,身上骨头就像散了架般,瞬间失去了反抗的力气。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有点发硬,发热,发胀?”唐宋顺嘴胡扯着,手下不停,弹性适中、丰腴饱满,这感觉,已经美的他飘飘欲仙,手指有意无意在她的股沟间撩拨着。 盈姐哪里知道唐宋心中的龌龊想法,羞得脸上像抹了胭脂,长长的脖颈就像一道美丽的晚霞,染起一层淡淡的红晕,想要拒绝,可又怕唐宋误会什么,无奈之下只好轻轻点了点头:“嗯,有点!”同时闭上眼睛,在心中劝慰自己道:“人家是为了你好,又不是占你便宜。” 看到盈姐不再拒绝,唐宋的双手更加肆无忌惮,手指在她臀部的敏感穴位上连连点击、摩按,刺激得她嘴中不时发出暖昧的呻吟,鼻息渐渐粗重,身体犹如一条美女蛇般缓缓扭动起来。 唐宋望着眼前的香艳旖旎,心中腾得一声窜出万丈火苗,烧得他神形俱悴,大脑发晕,双手不知不觉的向她的大腿根部挪去。 “畜生,你不能这样做。” 关键时刻,唐宋的脑中出现一丝清明。 “别忘记面前这个女人对你有恩,你不思图报倒罢,还想做出禽兽一般的事情,小心天打五雷轰,出门被车撞,下河被水淹,睡觉被鬼压。” 唐宋在心中激烈挣扎着。 “小唐,小唐,想什么呢?”盈姐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啊?没什么,怎么啦盈姐?”唐宋心中暗呼侥幸,还好自己没有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盈姐的脸更红了,仿佛着起了火,声音像蚊子哼哼:“你,你的手。” 唐宋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大手不知何时已经顺着她的大腿根部滑了进去,一根手指紧紧顶在她最为敏感的地方,赶紧缩回手,惊慌叫道:“啊,对不起盈姐,我不是……” 盈姐羞愧难当,怪自己多过于怪他:“不用解释,你……” “我,是我不对,我马上走,诊所还有事,盈姐做饭吧!” 唐宋转过身,逃荒似的向门外走去,就算他脸皮再厚,此时也不敢留下了。 “等,等一下!”盈姐叫住了唐宋。 “做什么?” “你,你最好先去趟厕所。” “去厕所?”唐宋愣了一下,顺着盈姐羞赧怪责的目光一看,我靠,只见自己的下体不知何时已经支起老大一挺帐篷,吓得他赶紧捂住,火烧屁股般跑进了厕所里。 …… 浑浑噩噩的回到诊所,大叔已经走了,桌子上放了五十块钱,看了看表,已经临近中午,反正这个时候也不会来人,索性装起钱,锁好门,向自己的住处走去。 地下室本是由三间平房下面的地窖改造的,为了以后方便出租出去,特意隔离出来,在平房东侧筑出几道台阶,地方倒是满大的,打开一扇铁门,里面摆着一张双人床,床上摊摊着一套尚算干净的被褥,不用说,这些都是盈姐施舍的,墙上挂满了一串串用线串起来的晒干草药,那是他下山时,从老头的仓库里顺手牵来的。 泡了一盒方便面,吃了个冷馒头,算是早饭午饭一起打发过去,左手一抖,一根香烟变戏法般叼进他的嘴里,顺手把带着汤汁的方便面盒丢到墙角的垃圾袋里,打着饱嗝躺到床上,眼前仿佛再次出现盈姐那曼妙扭动的身躯。 浓重的呼噜声渐渐响起,不知不觉中,唐宋竟然睡了过去,醒来时已经是夜色垂临,又在床上赖了半个小时,抽完烟盒里的最后一根烟,打了个哈欠,这才不情不愿的翻身坐起来,穿上鞋,准备去外面的小卖部买盒烟,顺便到夜市摊子弄瓶啤酒,来点小菜,滋润一下自己久受虐待的肠胃。 “猪脑啊你!” 唐宋想起什么的拍拍脑袋又走了回来,厌恶的拿起墙角的垃圾袋,锁好门,顺着台阶,出了胡同,向诊所对面的垃圾车点走去。 “哟,大妈,吃饭了吧!” 唐宋嘴皮子勤快的跟一个住在左近的邻居打了声招呼,扔掉垃圾袋,正要往回走,忽然又神情古怪的停了下来,嘲弄的摇摇头,嘀咕道:“怎么可能,一定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继续往回走,刚走几步,又停了下来。 好奇心理作祟,唐宋又走回垃圾车,拿出打火机,打着火,探头往里面看去…… 那是一个差不多埋进垃圾堆里三分之一的大麻袋,看起来鼓鼓囊囊的,上面沾满菜汤灰沉和黑褐色的污渍。 唐宋忍住恶心挥走四周的苍蝇,伸手轻轻碰了碰,软软的,还有几分弹性。 唐宋心里咯噔一声的,冷汗顺着脑门立马流了下来,心下顿时乱作一团,如此千载难逢的破事怎么就让他赶上了呢,这也太悲催了吧? 唐宋心中挣扎着,犹豫着,看这样子好像还没死绝,怎么办?是救还是不救?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头常说人之初性本善,又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说见死不救非大丈夫所为……
标签:
你所不知道的世界
  • 0

  • 0

  • 0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3条跟帖,4823人参与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