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贴首页 > 旅游 > 自驾游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用诗情写画意,用图文揭开你的眼帘——西安竹林畔滑雪场

发表时间: 2016年10月28日 16:31:47
点击: 2111 回复: 0

难道没有东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上大学的时候,班里有一位来自海南的同学。 因为没见过大海,所以我对他充满了丰富的好奇。 由于我的主动出击,很快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铁哥们。 我常会问他,你们那里的海水深不深?沙滩烫不烫?贝壳多不多?冬天冷不冷? 他就会白我一眼,说,他竟然傻到听我说完。 我问他为什么要到西安来读大学。他说,他想知道这里的黄土黄不黄?还有,西安的冬天下雪吗? 也真是的,西安的雪就仿佛是大户人家的小姐,深居或者很少简出,在学校放假之前见一面,除了运气,还得足够幸运,或者还需前世的五百次回眸与佛前的虔诚心灵.

四年中,他也有见到过柔柔怨怨的大雪纷飞,可是吝啬的雪花,和啰嗦的大地之间总会有敌对的较量,这种较量最后的结果是随处显而易见的秃斑。 他很惊喜地躺在地上,拍照发朋友圈,照片下的配文是:下雪的冬天。 在那张照片里,他的位置绝对是挽救了这场雪的尊严。 我有给他出过注意,等到年底,西安可能会有银装素裹的诚意之作。 他说,年底的车票不好买,回家更重要。

四年匆逝,一千四百六十一天终变成一个昨天。 而这一千四百六十一天之中的所有事,都可以用昨天来表示发生,用昨天来表示怀念,用昨天来表示拥有。 最无奈的,还是会用昨天来表示永远,用昨天来表示未来,用昨天来表示我们。 我依然遗憾,西安,虽身在国之北方,却少了北之冬天之筋骨。 更让我自责的是,为什么当时自己就没想到带他去滑雪场, 因为那里极尽了雪之风情,之丰满,之风韵,之风光。 至此,我便有了一个决定。 我便驱车前往蓝田,去往竹林畔滑雪场。 此图文只为他写,只为他读,只为他多嘴。

选择竹林畔滑雪场,是因为他曾和班里的同学去过蓝田游玩,也是冬天,也恰好没遇到雪。 所以,人在有的时候,对一个目的地的选择,往往会有意地去切合所有回忆发生的地点,或地名。 自驾线路:钟楼→南二环→雁翔路→雁引路→环山路→洪寨→汤峪镇→竹林畔滑雪场 一路上只是回忆,不知道,当他看到照片的时候会不会埋怨我的大意。因为,西安此时的冬天还是未下雪。大学还未放假,我却见到了雪。 接下来,直接上照片和文字,还有借他人的照片。只注重景,不写周详事宜。 因为: 此图文只为他写,只为他读,只为他多嘴。

当雪花飞不由己,也会被自然借手, 漆白这雪场的名眉,纯粹向往的深情。

雪尽层层染,山极晶晶茫。 身缘此景此情恋恋处,我为谁何来? 如果你就在身边,如果你就在此中,如果雪继续顺序而来, 那柔肠寸断的肌肤之亲,那寒风冷酷的明媚之心。 北方诺雪的冬天,还是有点情深意重的意思。

阴天的太阳永远照在天上, 雪场的寂寞等着热闹的人群。 我的寂寞追着回忆, 有一个大男孩在海边,卷着裤腿面向北方, 一根手指,说出的方向。 给了我四年热闹的友谊,和此刻狭长的惆怅。

飘雪低天空,朦胧如羞, 一婉细纱轻轻柔柔,娓娓不尽衷肠。 似梦,梦里看你; 似幻,幻想画你。 是你,停在那里不断地逗留; 对不起,我又惹你既惊又喜。

灯光将夜晚的雪场擦得多么明亮, 孤独把美梦持续拖延。 这慵懒而又肆意的空旷, 留恋也会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回应。 我用眼睛听见,雪花落在你的头上, 一瓣又一瓣盛开的声音

阳光一缕斜映,雪场涤白如浣。 天蓝,碧透清澈, 远山也着了天衣,淡蓝色的领结褶皱在喉。 等你的消息熨平这蜷缩的想念, 等你的春天打开一切雪的心情。 雪上的速度比走路快。

阳光又弱了一笔, 天上的蓝,似哭过一般, 模糊着勾勒,勾勒出远处的山洇。 我耳朵看见你, 把一排排浪花比喻成微笑, 冲着我,笑的傻里傻气。

换个方向,你看, 那里有个小村落, 靠着一身白衣的缓山坡。 有时候真的想替你能在这里多待一些时日, 或者经常来看看。 万一,你哪天真的来了, 我该给他们怎么介绍你呢?

夕阳最后的残照, 爱上了雪场尽头的农家。 远远望去,一个个小小的家, 兄弟姐妹一样紧挨在一起。 我们也曾在校园的操场上并肩看斜阳。 看着下到山那边的夕阳, 听你说你的家乡夕阳都躲入海里, 把海水烧的火红火红, 海滩也会温热地害羞, 我总是追着你的记忆, 跳入你清澈的明眸~

我记得,我常开他的玩笑,说他来趟学校得用遍海、陆、空三种运输方式。 他也从不纠正我,坐飞机的话真的用不到其他两种运输方式。 还记得,他说,寒假回家,一路上都是脱衣服;返校时,一路又得穿回来。 如今,不见快三年了,他应该还会记得我说的,来时给我带些贝壳~~~ 因为,我给很多人说过,我有一个家在海南的同学。

怀念那个同窗好友。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0条跟帖,2111人参与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