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贴首页 > 旅游 > 环游世界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人物|最勇敢的“异文化冒险家”——梁子

发表时间: 2016年10月25日 14:05:23
点击: 2191 回复: 0

致户外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独闯非洲、伊朗、阿富汗、巴基斯坦和印度,好像哪儿乱哪儿就有梁子的身影,正当我以为面前坐的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女汉子时,转眼她又露出女性细腻的一面,顺手掏出一个小包,里面装着各个国家的钱币、笔、茶叶、牙签、马桶垫、创可贴、速效救心丸、硝酸甘油...... 可能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深入到那些地方,挖掘出最有代表性却也是最平凡的女人们,同时也让她们的故事映射到自己的生活中,让自己的生命更有力量。

刚到非洲时,没人把梁子当回事,除了水土不服,最大的困难还是交流上的,在那些封闭村庄,人们都把梁子称为“奇怪的女人”,而女人在非洲就是最底层的。 2003年底,她来到东非厄立特里亚一个叫提奥的小村庄,这里的阿法尔人信仰伊斯兰教,女人大多没上过学,且被禁止进入清真寺,这里的女性完全处于文化的边缘地带。但她们依然有对外展示美的方式——纹面。当梁子提着相机准备拍照时,却发现当地妇女纷纷退避,有的甚至大发雷霆。原来,在当地遵奉的教义中,妇女是禁止拍照的。

在很多非洲人眼里,女人都是好欺负的,梁子第一次到非洲莱索托时也被人冤枉过。她的一位向导有一天晚上突然对她说,自己丢了50块钱(相当于人民币60元),并说梁子借住的大酋长家别人是进不来的,肯定是她偷了。梁子二话没说,转身拿了一卷卫生纸,一边冲着向导狠狠地撕扯,一边往地上扔。嘴里说着:“你知道我从中国来这儿的飞机票多少钱吗?一万多,在你眼里50块钱是钱,在我眼里它还不如这圈卫生纸。” 对方一下被梁子的怒吼震傻了,再也不敢找她的麻烦。

女性这层身份带来的还有尴尬。有一次梁子住在非洲莱索托一个偏僻的叫塔巴姆的村子里。来到这里的第二天晚上,她的向导、一个胖老太太就对她说:“今天咱们在村里转,有许多留胡子的人见了你都很喜欢。他们很想抱抱你,亲你,想跟你睡觉。”“睡觉?觉不行!在中国,这是流氓。”梁子一听就急了。“这怎么是流氓,这是Love,难道中国没有?”向导很不理解。梁子解释半天,对方都不明白她为何拒绝,最后搬出酋长才解了围。

女性身份,是最好的掩护 随着梁子去到了更多地方,她也慢慢学会了利用女性这个身份和当地人打交道。尤其是在伊斯兰国家,她至今都特别庆幸,如果不是女人,她也就无法走进阿富汗的女子理发店,更不用说可以举起相机留住那些掩藏在黑纱下美丽又夸张的妆容。“因为是女人,所以我更容易被接纳”。

2003年初,许多阿富汗人还在外流亡,梁子走在十分萧条的大街上,一间挨着一间女子理发店进入询问是否能拍照,最终她被一家叫开勒玛的理发店接纳了。当她作为一个异文化闯入举起相机的那一刻,里面一位年轻女顾客还是紧张了一下。之后又有一个穿波尔卡的女人走进来,很自然地掀开面纱,但当她扭身看见了梁子后,又赶紧放下面纱,尴尬地坐到了沙发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再次摘下。这个女人是阿富汗《妇女》杂志的编辑,能说几个英语单词。

梁子问她:“为什么塔利班已经垮台了,你们化妆还要躲躲藏藏的?”“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再回来,要是被他们发现,就会被砍了头挂在街上示众。” 那些仍然不敢脱下波尔卡的女人,一方面热切地期待着时尚的到来,另一方面又不得不谨慎观望。虽然战争留下的深重阴影就像疤痕,难以复原,但这间理发店则是一个制造美丽和快乐的地方。透过这间小理发店,梁子感到阿富汗女人,正悄然被世界潮流撞击着,开始向传统生活方式挑战。

2009年时,梁子再次来到这家小店,这里已经与时俱进开设了VIP室,开始化烟熏妆、韩式妆、据说这是最受年轻姑娘欢迎的。时隔4年,梁子第三次来到这里时,发现这里甚至新添了一项服务:所有新娘妆完毕,傍晚时要站在店里的一堵墙下等待,新郎会带着3人摄影像小组进来,拍完后再去参加婚礼。而新娘的美貌再也不用遮盖在面纱之下了。

女人,是尘埃也是光芒。在旅行和拍摄中,给她最感动的也是女人们。 2009年,梁子在喀布尔参观了一家全是女性的太阳能照明组装公司,接待她的是技术骨干法维扎,一个彬彬有礼的女人。她上过8年学,还当过老师,丈夫毕业于阿富汗大学,家里有两个女儿,四个儿子。这样一个听起来有着美满家庭的女人,现实中却是个饱受困难的人。法维扎的丈夫患有糖尿病,二儿子欧拜是脑瘫儿,一家8口的生活,全靠她一个人支撑。然而法维扎定的家规是:再艰难,也不许把悲伤窘迫哀怨带进这个家。

2013年,当梁子再次来到喀布尔找到法维扎一家,虽然欧拜的情况还是老样子,但一家人生活更好。

另一个让梁子印象深刻的是瑞拉,她们只有三面之交,两人语言不同,志趣不同,也没有共同的信仰,唯一相同只是都是女人,这也是她们相识的缘由。 2002年,联合国世界粮食组织在阿富汗提供寡妇烤馕的培训,瑞拉就是其中一位,她的丈夫2001年死于塔利班的爆炸中,留下了三个孩子。2009年,阿富汗大选前夕,梁子被朋友带到瑞拉家,她对梁子非常戒备,并且不愿进行肢体接触。梁子明白,不对等的心智和情绪,让两人有些错位。烤馕时,瑞拉穿着一身黑衣,头上裹了布,因为烤馕离炉子很近,气温又特别高,的确是件辛苦事儿

这些年,不论刮风下雨,瑞拉都会在天不亮起床,烧火、劈柴、揉面、烤馕。每天可以挣到一百多块阿富汗尼。2013年,梁子再次见到瑞拉时,却得知这个强悍的女人得了脑瘤,刚刚做完手术,而瑞拉却对梁子说:“有安拉保佑我,还能见到你,真高兴,我的中国朋友。” “我想我一开始和大多数人一样狭隘,因为阿富汗或是其他战乱国家的女人聚集的地方,人们会很习惯地亮出一张张苦难的牌子,喋喋不休地诉说被欺辱的悲情史,以换取外人的同情。”梁子说,她们既是尘埃也是光。

而这些炮火下的鲜活生命也照进了她自身的生活中,她27岁结婚,并没有按照普通人的轨迹相夫教子,而且至今也没有要一个孩子的打算。在世俗的眼光中,这好像并不是一个幸福女人的面貌。但梁子却希望能和那些探访过的女人一样,即便都面临过生活上的各种困境,但仍然坚持自己的活法,更积极的活法。


标签:
女冒险家
  • 3

  • 0

  • 0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0条跟帖,2191人参与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