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贴首页 > 猫眼天下 > 奇闻趣事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求助,结婚两年的老公以多买一套房子的名额来要求我离婚我该相信吗

发表时间: 2016年10月24日 09:57:00
点击: 18454 回复: 14

子然DAKU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今天下班没赶上地铁,连菜都差不多卖完了,看看手上的几颗土豆,我不由得叹了几口气。灯已经亮了,老公应该早就到家了。

我换好拖鞋,有气无力地说道:“老公,晚上我们吃……”

“我们离婚吧。”

‘噔!’我脑袋一懵,手上的土豆重重地掉在地上。

今天不是愚人节吧?!

我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人,见他深色凝重,不像开玩笑。反应了几秒,我立刻捡起土豆朝他扔过去扯着嗓子:“徐嘉奕!你这个负心汉!”想起这两年我在公司起早贪黑,回到家还得给他做饭,心一下就凉了起来。

“我哪里对不起你了!你要这么对我!”

我跟徐嘉奕大学开始交往,一毕业就结了婚,感情虽然不是汹涌澎湃,倒也细水长流,没想到这才过了两年,他就想跟我离婚。

我上前扯住他的衣领,眼睛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使出最后剩余的力气吼道:“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我鼻子一酸,愣是没掉眼泪。

徐嘉奕像是早就预见到我的反应,也不挣扎,安抚的手拍了拍我的背,柔声道:“林莞,你冷静一点,先听我说。”

我松开手,却没法冷静,冷笑一声:“说什么。”任由他把我拉到沙发上。

“你看看你,我说什么就信什么,我怎么舍得跟你离婚。”徐嘉奕温柔中带些责备的目光看向我,我逐渐平复了心情,示意他说下去。

“前几天我们单位放出消息说是这块区域要拆迁了。”

看着徐嘉奕神采奕奕的模样,我顺手把他衣领正了正,疑惑地问道:“然后呢?”

徐嘉奕一拍大腿:“这可是按户头分房子,一离婚,你跟我就能分到两套房子!”

“而且都是市中心的好房啊!”

我有些发懵,两套房子确实是比较大的诱惑,可偏偏要离婚,我心里还是感到不安。

“这样好么?”

徐嘉奕见我还是犹豫不决,索性把我身子扳过来,郑重其事地说道:“老婆,我们现在这么努力,不就是为了以后我们的孩子吗。”

“而且我们也不是真离婚,拿了房子我们立刻复婚。”

我眉头一松。

“一旦我们有了这两套房,你也不用辛苦工作。看着你每天那么累,我也是心疼的。”他站起身,捡起散在地上的菜。

“今天我做饭,给我老婆做一个鸡蛋土豆面。”

徐嘉奕朝我笑得灿烂,我心里一暖,不由得考虑起这件事。

我跟徐嘉奕一直过着平淡充实的生活,这件事无疑是这段时间的爆点,连饭桌上他都滔滔不绝。我慢慢地咽着面条,终于在他一句:等我们安定下来,就要个孩子。心头的犹豫慢慢变小了。

晚上的徐嘉奕一改平日里的冷淡,十分热情地亲吻我的脖子。衣裳半褪后我心头却慢慢冷了下来,听着他在我耳边轻咬私密的话,我立刻止住了接下来的动作:“等等。”

徐嘉奕疑惑地望着我。

我扯了扯嘴角:“我今天有点累,改天吧。”

徐嘉奕一听,兴趣哑然地躺下,扯过被子背对着我。只一会儿就打起了轻鼾。

我望向他的后脑勺,撑着手越过他关上台灯。想起傍晚的事,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离婚,我心里就有个疙瘩。

我和老公是大学认识的,当初彼此都是空窗期,他一追我也就答应了。相恋三年,我们不像别的情侣动不动就吵架闹分手,我们之间十分平淡,即便是如今结婚两年,我们还是十分平淡,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这份平淡从一年前开始逐渐变成了冷淡。

我们像履行职责一样,上班下班做饭。各自工作环境不同,连吃饭这个唯一能说得上话的时间段都是寥寥几句,再没有共同话题。因为我的公司忙起来没有节假日,渐渐的我们也取消了一开始的周末活动。比起其他夫妻,我们显然是不称职的。我今年二十五岁,实际上过着三十五岁忙忙碌碌毫无节奏的生活。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徐嘉奕突然提起离婚,虽然是为了房子,但我这心里还是很不好受。

第二天徐嘉奕竟然早起做了早餐,我坐在餐桌上食不知味。看着他兴趣盎然地述说离婚的好处,我张了张嘴憋着没说话,徐嘉奕却越说越起劲。

“老婆,等我们拿到了这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可以租出去。等孩子大了就留给他们。”徐嘉奕夹了个煎蛋过来,妥帖地刷上了番茄酱。以前他总不满我这种吃法,总觉得味道怪怪的。我顺从地吃光了盘子里的东西,拿起包关上门,大大松了口气。这种气氛让我感到不安又压抑,我竟然有些恐慌这样的温情时刻。

走在路上还差点撞上车,终于平安到了公司。看了看手表,还有两分钟就迟到了,吓得我直接跑上去,终于赶上了电梯。

“砰!”我按了按被撞的头,气恼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包,没好气地捡起来:“能不能看路!”电梯突然往上升,我一个趔趄又差点摔倒,避开伸过来的手,狼狈地靠在一角。

“嘿,这可是你一头撞过来的。”听着头顶传来的笑声,我不由得一怔,抬着手就望过去。这一望,我身体立刻从头僵到脚,对方也是一愣随即低低地笑出声。我被笑得一脸尴尬。

容智良,没跟徐嘉奕过起平淡生活之前,我也是有过轰轰烈烈的经历。对象就是眼前这个男人。想起从前没皮没脸地追着他跑的日子,我更是无所适从。当时的我太不自量力,彼时学校的风云人物对我这种小角色当然是视而不见了,可他不仅是视而不见,甚至大大羞辱了一番。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从那以后我就对他敬而远之,没想到那么多年了,竟然还会再遇上。

他显然认出我了,随意地挥了挥手:“老同学,好久不见咯。”

看着他戏谑的模样,我狠狠地回瞪了一眼,趁电梯一开,慌不择路地跑开了。

订阅头条号精彩不断!等不及更新可加 微 迅 公 种 号:女神 读 ,回复天长,可优先看到全文

标签:
  • 0

  • 0

  • 1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14条跟帖,18454人参与
只看楼主
  • 6F
    前文提要:求助,结婚两年的老公以多买一套的名额来要求我离婚我该相信吗 一连两次冲击的结果是连做我最上心的工作都开始心神不宁。 离婚,房子,容智良,这都什么事啊!我烦躁地校对手上的数据,连会议上的工作汇报都是边上人提醒。连着报错两个数据后,经理终于投来不善的目光,我更是感到无力,懊恼地坐下。 “今天开这个会议呢,也是要跟你们介绍个人。”经理的声音愈发洪亮,在座的人都知道重头戏来了,果不其然。 “就在刚刚,我接到总公司那边的电话,我们分部将会迎来一位新总监。” 空降?不是能力出众就是太子爷。周围人窃窃私语,八卦意味十分浓厚。经理轻咳了几声,看向我:“小林,新老总过来,你的工作态度可得改改了。”我背过人翻了翻白眼,摆正眼神后才发现玻璃门早已被推开,容智良那张脸笑得灿烂,正阔步走来。一瞬间我觉得整个天都要昏暗了,我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他突然停下,手指扣了扣桌面,似笑非笑的说道:“这位小姐工作态度消极,开完会来我办公室。”会议室整体倒吸一口气,看样子是拿我开刀了。 我闭了闭眼,随即收拾好手上的数据。 “你,林莞小姐。”被点到名后我立刻停下抬头微笑。 容智良从容不迫地坐到经理让出的位置,气定神闲道:“把你手头的数据再报一遍。” 看出他眼里的戏弄之意,我咬了咬牙:“是。” “据报告陈氏集团上个季度股票上升七个百分点,销售单向渠道占主导部分……” “林小姐。”不等我说完他就打断我的节奏,略带失望地环视了一周,“啧啧”感叹道:“陈氏集团的这些成绩或是瑕疵都是摆在明面上的,不光是你们这些坐在办公室的人,随便找人做个详细的数据调查,我也能知道这些东西。” “那么,我要你们做什么?” 我心头一惊,在座的人都绷紧了身体。 “林小姐。”对上他的眼睛时我闪了闪目光。 “你的能力只有这种毫无意义的汇报吗,嗯?”我握紧了手指,重新抬起头:“由此看出,陈氏集团的销售生长缓慢,而单向渠道的过度开发,其内部意见相左,势力开始分散,陈氏内部不稳。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舆论导向和单向切断并济。” 等我说完才稍稍松了口气,看来容智良不好惹,还是跟大学一样,敬而远之为上。 “呵呵……”容智良轻笑出声,慢慢转着手上的笔:“希望分部不再有今天之前浑水摸鱼的现象。” 这样一来,容智良初来乍到的威信牌就打出了,而我好巧不巧,撞上了他。 等不及更新可加 微 迅 公 种 号:女神 读 ,回复天长,可优先看到全文
    2016年10月28日 17:00 0 回复[6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