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贴首页 > 猫眼天下 > 奇闻趣事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现在好了吗?我死了,你总该满意了吧?”

发表时间: 2016年10月21日 09:49:06
点击: 11454 回复: 3

子然DAKU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根本没有跟他谈恋爱的可能,所以我也只是单纯的欣赏他,并没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

刚才冲着楼顶喊话的人,就是土木系的辅导员张老师。

而且越来越多的人都看出,那个人就是段墨阳。

我也自言自语的嘀咕着:“怎么真的是他?他这是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了,竟然要自杀?”

我话音刚落,就感觉耳边吹来了一阵凉风,有个似有若无的男人的声音紧接着在我耳边响起:“你猜猜,我为什么要死?”

“谁?”我被吓得一哆嗦。

我紧张的看看我的四周,所有人都集中精力看着楼顶,哪有人在跟我说话?

在发现周围没有人跟我说话时,我不由得又抬起头向楼顶看去,突然,我好像无比清晰的看清了段墨阳的脸,他正直勾勾的盯着我,对我露出了一个邪魅的坏笑。

“啪!”

我来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这是我的幻觉还是真实的,一个东西便砸落在了我的面前,我随之便感觉我的脸上和身上都沾上了温热的液体。

“妈呀!救命啊!”等我看清落在我面前的是什么的时候,我吓得立刻瘫坐在了地上,人群也随之传来了阵阵尖叫。

刚才从楼顶上砸落下来的,不是东西,而是段墨阳!

他的头顶直接着地,刚才溅到我身上温热的液体,就是他的脑浆和大量的鲜血。

我瘫坐在地上,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着,一时间恐惧、恶心、惊慌失措同时从我的心底涌出,让我不由得干呕起来。

所有人都傻眼了,因为段墨阳刚刚才站到楼顶,一般跳楼的人都会犹豫好一会,会跟劝他的人有一些交流,或者提出一些要求。

可是段墨阳好像只迟疑了两三分钟的样子,就毫无征兆的直接跳了下来,并且不偏不倚的砸落在我面前,如果他再偏一点,可能就连我也一起砸死了。

老师、保安、同学、全部都傻了眼,乱了手脚,他们也没有面对过这么惨烈的尸体,更没有见过被溅得一声脑浆和鲜血的我。

好在他们的理智恢复的都算快,救护车和警车一会就都到了,我被医生从地上扶起,扶上了救护车。

与此同时,段墨阳的尸体也被装了裹尸袋,就在裹尸袋的拉链拉上的一瞬间,我又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他。

“啊!”我又尖叫了一声。

段墨阳竟然睁开了眼睛,还对我邪邪的一笑!

“同学,你怎么样?”医生关切的问道。

我瞪大了眼睛,抬起手指着段墨阳尸体的方向,因为惊愕而有些结巴:“他、他刚才、把、把眼睛睁开了!”

“同学,你先别看那了,咱们上车,去医院还要给你做个检查。”医生轻轻把我的手放下,扶着我上了车。

那个医生扶我坐好之后,对旁边的护士说:“她一会检查完身体后,如果发现没有外伤,请把她立刻带到心里诊疗室,她需要及时的心理疏导。”

“好的。”护士点点头,颇为同情的看着我。

我抱着膝盖,低着头,大脑几乎停止运转,因为回忆起段墨阳在楼顶对我那一笑,还有刚才他睁开眼睛的样子,都太过于真实了!

为了让我自己尽力冷静,我选择闭上眼睛,暂时什么都不想,可就在这时,我的脖子后面又传了一阵凉气,一个好听但是却阴森的男声在我耳边响起:“现在好了吗?我死了,你总该满意了吧?”

订阅头条号,每日精彩不断!如果等不及更新,请关注薇信工众号:女神读 回复“会议”,可优先看到后续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3条跟帖,11454人参与
只看楼主
  • 1F
    我要他去死 “啊,什么人?”我大叫起来,浑身颤抖。 坐在我身边的护士正在为我擦去身上的血迹,她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手中的纱布都掉在了地上。 “同学,你怎么了?”护士关心的按着我的肩膀,试图让我平静一些。 我惊恐的向四周看看,发现救护车里除了护士就是医生,并没有其他人,我用力晃了晃头,又闭了一会眼睛,才缓缓的说了句:“我没事,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一直照顾我的护士是个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女孩,她微笑着对我说:“没关系,你看着我的眼睛,放松一点。” 我听了她的话后便听话的看向了她的眼睛,当我直视她的双眼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忽然变成了段墨阳的脸,段墨阳直直的盯着我,勾着嘴角狞笑着:“我死的样子好看吗?你满意了吗?” “擦!去你妹啊!给我滚开!”我二话不说就抄起包向她打去。 “快拦住她,别让她伤害到别人!”车上的两个男医生一个抓住了我的胳膊,夺下我手中的包,另一个挡在了护士的前面,护住了她的身体。 我这才如梦方醒的看清护士还是护士,并不是段墨阳。 护士十分善解人意的为我说着话:“我没事,这位同学看样子被吓得不清啊。” 我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十分抱歉的对她道着歉:“真是对不起啊,我可能真是吓坏了。有没有伤到你啊?” 护士无所谓的笑笑:“我没事,幸好我躲得快。” 我刚想对她再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却发现她的嘴角还在向上勾着,冲我邪佞一笑。 我的心底立刻泛起一丝寒意:“你......” 但是我的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了下去,我木然的坐着,抱着头,让自己慢慢平静,不停告诉自己就是被吓到了,刚才的所听所见都是我的幻觉,我真的急需心理医生的疏导。 其中一个男医生现在挨着我坐着,把我和护士隔离开了,他颇为同情对我说:“同学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咱们就快到了。” 段墨阳的尸体直接被拉到了太平间,我则被医生和护士带着去做身体检查了。 还是那个车上的护士带着我,我又偷偷的看看她,发现她神色正常,跟我说话的时候也很温柔,她刚刚那个邪佞的笑容也许真的是我错觉。 各项检查完之后,确定我没有受伤,护士便把我领到了心理诊疗室。 一进诊疗室的门,我立刻感觉世界都明朗了。 因为心理医生是一位非常阳光帅气的男医生,他的笑容如同和煦的春风一般,扫走了我心中的全部阴霾。 我现在根本都不用再做什么心理疏导了,只要看见他帅气的脸和温暖的笑容,我就把那个死鬼段墨阳抛到了脑后。 护士拿着我的病历对他说:“何医生,这位同学的情况刚才赵大夫已经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这是我刚才给她填好的病历,放在桌子上了。” 我要他去死 “啊,什么人?”我大叫起来,浑身颤抖。 坐在我身边的护士正在为我擦去身上的血迹,她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手中的纱布都掉在了地上。 “同学,你怎么了?”护士关心的按着我的肩膀,试图让我平静一些。 我惊恐的向四周看看,发现救护车里除了护士就是医生,并没有其他人,我用力晃了晃头,又闭了一会眼睛,才缓缓的说了句:“我没事,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一直照顾我的护士是个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女孩,她微笑着对我说:“没关系,你看着我的眼睛,放松一点。” 我听了她的话后便听话的看向了她的眼睛,当我直视她的双眼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忽然变成了段墨阳的脸,段墨阳直直的盯着我,勾着嘴角狞笑着:“我死的样子好看吗?你满意了吗?” “擦!去你妹啊!给我滚开!”我二话不说就抄起包向她打去。 “快拦住她,别让她伤害到别人!”车上的两个男医生一个抓住了我的胳膊,夺下我手中的包,另一个挡在了护士的前面,护住了她的身体。 我这才如梦方醒的看清护士还是护士,并不是段墨阳。 护士十分善解人意的为我说着话:“我没事,这位同学看样子被吓得不清啊。” 我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十分抱歉的对她道着歉:“真是对不起啊,我可能真是吓坏了。有没有伤到你啊?” 护士无所谓的笑笑:“我没事,幸好我躲得快。” 我刚想对她再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却发现她的嘴角还在向上勾着,冲我邪佞一笑。 我的心底立刻泛起一丝寒意:“你......” 但是我的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了下去,我木然的坐着,抱着头,让自己慢慢平静,不停告诉自己就是被吓到了,刚才的所听所见都是我的幻觉,我真的急需心理医生的疏导。 其中一个男医生现在挨着我坐着,把我和护士隔离开了,他颇为同情对我说:“同学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咱们就快到了。” 段墨阳的尸体直接被拉到了太平间,我则被医生和护士带着去做身体检查了。 还是那个车上的护士带着我,我又偷偷的看看她,发现她神色正常,跟我说话的时候也很温柔,她刚刚那个邪佞的笑容也许真的是我错觉。 各项检查完之后,确定我没有受伤,护士便把我领到了心理诊疗室。 一进诊疗室的门,我立刻感觉世界都明朗了。 因为心理医生是一位非常阳光帅气的男医生,他的笑容如同和煦的春风一般,扫走了我心中的全部阴霾。 我现在根本都不用再做什么心理疏导了,只要看见他帅气的脸和温暖的笑容,我就把那个死鬼段墨阳抛到了脑后。 护士拿着我的病历对他说:“何医生,这位同学的情况刚才赵大夫已经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这是我刚才给她填好的病历,放在桌子上了。” “好的,我知道了。”这位何医生不仅人长得帅,就连说话的声音是这么悦耳,他的声音低沉,略带一点沙哑,听起来格外性感。 我像个花痴一样在一边傻傻的站着,当时的我的智商就像是脱线了一样,目不转睛、特别不含蓄的看着他。 “好的,我知道了。”这位何医生不仅人长得帅,就连说话的声音是这么悦耳,他的声音低沉,略带一点沙哑,听起来格外性感。 我像个花痴一样在一边傻傻的站着,当时的我的智商就像是脱线了一样,目不转睛、特别不含蓄的看着他。 订阅头条号,每日精彩不断!如果等不及更新,请关注薇信工众号:女神读 回复“会议”,可优先看到后续
    2016年10月21日 16:23 0 回复[0 ]
  • 2F
    我要他去死 “啊,什么人?”我大叫起来,浑身颤抖。 坐在我身边的护士正在为我擦去身上的血迹,她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手中的纱布都掉在了地上。 “同学,你怎么了?”护士关心的按着我的肩膀,试图让我平静一些。 我惊恐的向四周看看,发现救护车里除了护士就是医生,并没有其他人,我用力晃了晃头,又闭了一会眼睛,才缓缓的说了句:“我没事,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一直照顾我的护士是个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女孩,她微笑着对我说:“没关系,你看着我的眼睛,放松一点。” 我听了她的话后便听话的看向了她的眼睛,当我直视她的双眼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忽然变成了段墨阳的脸,段墨阳直直的盯着我,勾着嘴角狞笑着:“我死的样子好看吗?你满意了吗?” “擦!去你妹啊!给我滚开!”我二话不说就抄起包向她打去。 “快拦住她,别让她伤害到别人!”车上的两个男医生一个抓住了我的胳膊,夺下我手中的包,另一个挡在了护士的前面,护住了她的身体。 我这才如梦方醒的看清护士还是护士,并不是段墨阳。 护士十分善解人意的为我说着话:“我没事,这位同学看样子被吓得不清啊。” 我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十分抱歉的对她道着歉:“真是对不起啊,我可能真是吓坏了。有没有伤到你啊?” 护士无所谓的笑笑:“我没事,幸好我躲得快。” 我刚想对她再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却发现她的嘴角还在向上勾着,冲我邪佞一笑。 我的心底立刻泛起一丝寒意:“你......” 但是我的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了下去,我木然的坐着,抱着头,让自己慢慢平静,不停告诉自己就是被吓到了,刚才的所听所见都是我的幻觉,我真的急需心理医生的疏导。 其中一个男医生现在挨着我坐着,把我和护士隔离开了,他颇为同情对我说:“同学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咱们就快到了。” 段墨阳的尸体直接被拉到了太平间,我则被医生和护士带着去做身体检查了。 还是那个车上的护士带着我,我又偷偷的看看她,发现她神色正常,跟我说话的时候也很温柔,她刚刚那个邪佞的笑容也许真的是我错觉。 各项检查完之后,确定我没有受伤,护士便把我领到了心理诊疗室。 一进诊疗室的门,我立刻感觉世界都明朗了。 因为心理医生是一位非常阳光帅气的男医生,他的笑容如同和煦的春风一般,扫走了我心中的全部阴霾。 我现在根本都不用再做什么心理疏导了,只要看见他帅气的脸和温暖的笑容,我就把那个死鬼段墨阳抛到了脑后。 护士拿着我的病历对他说:“何医生,这位同学的情况刚才赵大夫已经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这是我刚才给她填好的病历,放在桌子上了。” 我要他去死 “啊,什么人?”我大叫起来,浑身颤抖。 坐在我身边的护士正在为我擦去身上的血迹,她也被我突如其来的尖叫声吓了一跳,手中的纱布都掉在了地上。 “同学,你怎么了?”护士关心的按着我的肩膀,试图让我平静一些。 我惊恐的向四周看看,发现救护车里除了护士就是医生,并没有其他人,我用力晃了晃头,又闭了一会眼睛,才缓缓的说了句:“我没事,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 一直照顾我的护士是个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女孩,她微笑着对我说:“没关系,你看着我的眼睛,放松一点。” 我听了她的话后便听话的看向了她的眼睛,当我直视她的双眼的时候,我发现她的脸忽然变成了段墨阳的脸,段墨阳直直的盯着我,勾着嘴角狞笑着:“我死的样子好看吗?你满意了吗?” “擦!去你妹啊!给我滚开!”我二话不说就抄起包向她打去。 “快拦住她,别让她伤害到别人!”车上的两个男医生一个抓住了我的胳膊,夺下我手中的包,另一个挡在了护士的前面,护住了她的身体。 我这才如梦方醒的看清护士还是护士,并不是段墨阳。 护士十分善解人意的为我说着话:“我没事,这位同学看样子被吓得不清啊。” 我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十分抱歉的对她道着歉:“真是对不起啊,我可能真是吓坏了。有没有伤到你啊?” 护士无所谓的笑笑:“我没事,幸好我躲得快。” 我刚想对她再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却发现她的嘴角还在向上勾着,冲我邪佞一笑。 我的心底立刻泛起一丝寒意:“你......” 但是我的话到嘴边,又被我咽了下去,我木然的坐着,抱着头,让自己慢慢平静,不停告诉自己就是被吓到了,刚才的所听所见都是我的幻觉,我真的急需心理医生的疏导。 其中一个男医生现在挨着我坐着,把我和护士隔离开了,他颇为同情对我说:“同学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吧,咱们就快到了。” 段墨阳的尸体直接被拉到了太平间,我则被医生和护士带着去做身体检查了。 还是那个车上的护士带着我,我又偷偷的看看她,发现她神色正常,跟我说话的时候也很温柔,她刚刚那个邪佞的笑容也许真的是我错觉。 各项检查完之后,确定我没有受伤,护士便把我领到了心理诊疗室。 一进诊疗室的门,我立刻感觉世界都明朗了。 因为心理医生是一位非常阳光帅气的男医生,他的笑容如同和煦的春风一般,扫走了我心中的全部阴霾。 我现在根本都不用再做什么心理疏导了,只要看见他帅气的脸和温暖的笑容,我就把那个死鬼段墨阳抛到了脑后。 护士拿着我的病历对他说:“何医生,这位同学的情况刚才赵大夫已经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了,这是我刚才给她填好的病历,放在桌子上了。” “好的,我知道了。”这位何医生不仅人长得帅,就连说话的声音是这么悦耳,他的声音低沉,略带一点沙哑,听起来格外性感。 我像个花痴一样在一边傻傻的站着,当时的我的智商就像是脱线了一样,目不转睛、特别不含蓄的看着他。 “好的,我知道了。”这位何医生不仅人长得帅,就连说话的声音是这么悦耳,他的声音低沉,略带一点沙哑,听起来格外性感。 我像个花痴一样在一边傻傻的站着,当时的我的智商就像是脱线了一样,目不转睛、特别不含蓄的看着他。 订阅头条号,每日精彩不断!如果等不及更新,请关注薇信工众号:女神读 回复“会议”,可优先看到后续
    2016年10月22日 22:20 0 回复[0 ]
  • 3F
    “请坐吧,哦,这个给你,擦擦脸。”何医生说着,走到我面前递给我一条崭新的白毛巾,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惊喜的发现他不仅声音和长相是我的理想型,就连身高都是我最向往的情侣身高,他大约有一米八,差不多比我高了二十厘米。 我痴痴的接过毛巾,在脸上胡乱的擦了一通,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何医生这时也坐到了他的办公桌后:“我听说了刚才的事,真是够惊险的,你一定吓坏了吧?” 我点点头,眼睛看向地面,我已经不好意思再盯着他看了。 何医生磁性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咱们先认识一下吧,我叫何晏铭,你可以叫我何医生,也可以直接叫我晏铭。” “你好何医生,我叫安静。”我在心里念着他的名字,感觉我的脸现在微微的发烫,终于呈现出一个正常女青年应有的矜持了。 “我看过你的病历了,你没有内伤也没有外伤,只是被惊吓过度,所以刚才一度产生过幻视和幻听。” 我听着何医生性感沙哑的声音,感觉耳朵都快怀孕了。 “是的,我是出现了幻视和幻听。” “你能说说你具体看见了,听见了什么吗?”何医生现在正用他骨节分明,修长如玉的手指慢慢的敲打着桌面,我的目光不禁被他的手吸引了过去。 我悄悄的咽了口口水:“呃,我看到了段墨阳睁开了眼睛,他在对我笑。他还问我他死了我满意吗,等等。” 我说完这些,我感到头皮还有些发麻,而且从我的脖子后面,又传来了一股凉气,让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但是我在极力让自己镇定,不想在何医生的面前表现的像个胆小鬼,我努力对他挤出一丝笑容:“就是这样,何医生,你觉得我这种状况会持续多久?” 何医生对我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你坚持每周来我这做两次心里疏导,正常的话两到三个月,你就可以走出这个阴影的。” “真的?太好了。” 我的心情其实在见到何医生的时候就变得无比晴朗了,一想到我还可以每周见他两次,我的心情就更好了! “嗯。”何医生又笑了笑,这个笑容足以秒杀我。 就在我沦陷在何医生温暖的笑容里的时候,突然在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段墨阳。 段墨阳的样子跟他自杀时一样,他的右脑被地面撞击的凹陷了进去,脸上满是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迹,他咧着嘴狰狞的大笑着,露出满是鲜血的牙齿。 “安静,你居然看上这小子了,真是个肤浅的女人!你不要再做梦了,你这辈子只能嫁给我!我现在就要他去死!” 我还以为这是我的幻觉,却见段墨阳说着就用胳膊迅速的勾住何医生的脖子, 何医生被他的突然袭击弄得根本来不及反应,他的脖子被嘞得死死的,毫无反抗之力。 我这才反应过来,这一切竟然是真是的,我失声尖叫着: “何医生!段墨阳,你快放了何医生!我到底跟你什么冤什么仇,你冲我来就好了,别牵扯到别人!” 订阅头条号,每日精彩不断!如果等不及更新,请关注薇信工众号:女神读 回复“会议”,可优先看到后续
    2016年10月22日 22:22 0 回复[0 ]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