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贴首页 > 猫眼天下 > 五花八门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风野子热帖】男子提亲被拒铡刀杀女方全家 济南“灭门案”开审

发表时间: 2016年10月14日 14:24:03
点击: 4705 回复: 2

风野子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被告人贾村坝受审。

骇人听闻的唐冶“灭门案”13日在济南中院开审。随着潜逃20多年的凶手落网,这起尘封已久的惨案重新浮出水面。因恋上同村18岁的姑娘宋晓云,上门提亲时被拒,被告人贾村坝怀恨在心,深夜翻墙入院,用铡刀残忍杀害了宋晓云的父母和两个未成年的妹妹。

一把铡刀要了四条人命

13日,在济南中院第二审判庭上,躺着一把用布包裹着的神秘铡刀,长近一米,宽达20厘米。

打开裹布,卷起的刀刃将时间回转到22年前那个惊悚的夜晚,坐在被告人席上的贾村坝正是用这把铡刀,将同村的一家四口残忍砍死。

1994年5月5日晚,济南市历城区唐冶南村一片寂静,宋坤泰一家也已进入梦乡。贾村坝纵身翻进宋家院子里,一脚踹开房门,发了疯似的朝床上砍去。时年44岁的宋坤泰和妻子被砍死。

这时,贾村坝看到西屋亮起了灯,冲进去又是一阵乱砍,宋家15岁的二女儿和14岁的三女儿也命丧刀下,只有外出打工的大女儿宋晓云幸免于难。

13日的庭审中,宋晓云作为附带民事诉讼的原告出庭。这个当时只有20岁的姑娘,现已到了不惑之年。

“还认识这些照片吗?还认识这把铡刀吗?”在法庭调查环节,面对法官的质问,贾村坝匆匆回答“认识,认识”,不敢多看。

提亲被拒反复纠缠,冲突升级酒后杀人

贾家和宋家只有一街之隔,到底是什么让贾村坝痛下杀手呢?

据检方指控,1992年宋晓云曾和贾村坝一起干活,并短暂恋爱,后来26岁的贾村坝上门提亲,遭到宋家父母的拒绝,“孩子才18岁,年龄太小了,等长大点再说吧。”就婚姻来讲,宋家的答复合乎常理,毕竟那时宋晓云年龄尚小。但这样的答复未能令贾村坝满意,他开始不断上门纠缠,砸门闹事,并导致两家的冲突不断升级。

宋晓云也很快认清了贾村坝的为人,不同意这门亲事。宋晓云的证言显示,贾村坝扛着猎枪到她家闹过事,还曾将她拉到庄稼地里威胁过。

在一次冲突中,宋父用木棍将贾村坝头部打伤,贾还住院做了手术。由于没钱治病,尚未彻底康复,贾村坝就匆匆出院。出院后第二天,他就跑到宋家,赖在床上不走,最终宋家报案后,才将他赶出门去。

而这次冲突之后,贾村坝心中仇恨的火苗越烧越旺。他在供述中称,冲突那天他疑似遭到电击,醒来时躺在一辆车子上,甚至记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1994年5月5日晚,贾村坝越想越气,便借酒消气,卸下切牛草用的铡刀,背起来就朝宋家大院走去。

逃到河南洛阳,冒用智障人身份证

杀人后,贾村坝回到家中,只告诉父母自己砍人了,然后连夜逃亡,一路跑到莱芜。在当地石料厂打了一段时间工,后因担心距离济南太近不安全,他又往河南方向逃去。

几经辗转,1996年他来到河南洛阳,在龙门附近一家养猪场干活。后来,他在工友的带领下来到伊川县温沟村生活,在这里呆了十多年。

逃亡的日子并不好过,贾村坝住在一个废旧的土坯房内,由于不会做饭,平时在村里给一些村民干些杂活,就在别人家吃饭。农闲时就到附近的地方打零工挣些零花钱,农忙时回到村子里帮忙。由于担心暴露,他一向深居简出,在村子里与村民沟通很少,打工也只去附近一些地方。

为了逃避抓捕,他在河南化名“玉河”。更为离奇的是,他发现一位工友家中有个智障人,名叫王俊伟,就到工友家中将其户口本偷出,到派出所装作是哑巴,然后办理了户籍信息。

刚当上上门女婿,就被当地警方抓获

2015年年初,洛阳市伊川县吕店镇派出所所长史森杰在辖区走访时,有人反映温沟村有个外来人,在村里生活多年,一直深居简出,没有亲属,平时多在外打零工,逢年过节也不回家,有些可疑。史森杰多次到此人家中走访,均未见到,邻居也不知其动向。

原来,在外躲藏了20多年的贾村坝在吕店镇北村找了个中年丧偶的寡妇,摇身一变成了上门女婿。民警找到他,通过人口信息查询,发现其照片显示名字是“王俊伟”,而“王俊伟”是温沟村的一名智障人士,遂以冒用他人身份信息将其刑拘。

当地民警随即与全国在逃人员信息库进行比对,发现此人与济南市历城区公安分局上网的逃犯贾村坝照片非常相似。历城警方接到线索后,找到宋晓云辨认,尽管20多年过去,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绝对没错,就是他!”

叫我活我就活,叫我死我就死

13日,在法庭上,宋晓云把仇恨埋在心里,没有多看贾村坝一眼。她起诉要求贾赔偿其误工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等,另加精神损失费100万元。

年近五旬的贾村坝有些显老,他在最后陈述中说,“我认罪,叫我活我就活,叫我死我就死。”对于宋晓云的赔偿请求,他表示,自己对不起受害人,愿意进行调解,即便被判死刑,也会积极赔偿。不过,宋晓云的回答很坚决:不调解。本案将择日宣判。

标签:
  • 0

  • 0

  • 0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2条跟帖,4705人参与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