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贴首页 > 猫眼天下 > 社会广角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讨债不成,反被诬陷坐牢10年,基层政法机关官官相护,申诉无门!!

发表时间: 2016年10月14日 10:10:00
点击: 26313 回复: 0

陈兴科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我向镇宁县法院申诉,被驳回了,驳回的理由说是我以前的口供都认了,我再三申明,那口供是我在被刑讯逼供的情况下被迫签字的。看看我们周围的那一件冤案没有口供啊,我国法律明文规定,重证据,请口供。

这些证据可以证明我无罪,可以证明我在公司领的106万就是我领的佣金,原件以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我在公司是正常离职的,有公司给我出具的《解聘书》为证,公司却报案说我私自携款逃跑,这是自相矛盾。

镇宁县法院的判决书对我定罪的证据,除了我的口供和公司员工(所谓的证言)之外,几乎没有实质性证明我职务侵占的证据,但根据法律规定,我的口供可以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所有关键证人的证言必须经庭审当庭对质审理后,方能作为证据,可是我的庭审是封闭式开庭,庭审没有任何一个旁听者,也没有任何一个证人和我对质,何以证明这些证据的真实性。

公司共计应付我209万,已经付了我106万(就是公司所谓的我侵占的那106万),剩余103万给我出具了欠条

我和公司签订的佣金协议,根据这份协议和我在公司的销售业绩(相关业绩证据已经交给了镇宁县检察院),可以计算出公司应付我佣金奖励共计209万

我从公司辞职时,和公司办理完所有工作交接和在财务结清账后,公司给我出具的证明文件,用以证明我离职后发生的一切事情与我无关。

刑事申诉状

 

申诉人:陈兴科,男,汉族,1982212日出身,身份证号码522128198202122535,本科文化,家住:贵州省遵义市湄潭县马山镇双龙村鱼窝小组,联系电话:15585887970

申诉人对贵州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0)镇刑初字第143号刑事判决书不服,现提出申诉。

申诉请求:

1、依法撤销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0)镇刑初字第143号刑事判决书,重审此案。

2、依法按照《非法证据排除规定》,让公诉机关对陈兴科的侦查过程的合法性做出证明,若不能证明对陈兴科的侦查过程的合法性,请求将陈兴科的口供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

2、重新审查关于陈兴科的无罪证据,依法判决陈兴科无罪。

事实与理由:

    一、本案的真实情况概括如下:

    陈兴科自20093月进入安顺永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担任销售部经理职务,双方佣金协议约定了陈兴科的待遇——见《关于陈兴科同志销售佣金提成的协议》,该项目销售结束后,按陈兴科的实际销售业绩计算,公司应支付陈兴科销售佣金共计209万,由于公司资金短缺,公司先支付了陈兴科佣金106万元,并出具103万元《欠条》给陈兴科,可就在陈兴科领到106万离开公司不久,公司就人为地捏造事实,向公安诬告陈兴科携款逃跑,公安机关在没有认真审查报案材料的情况下,就对陈兴科采取了强制措施,以至陈兴科蒙受多年的牢狱之灾。

二、本案的发生、受害人的报案、公安机关受理案件来源存疑。

据判决书上释明,案件形成于牟小红、罗德富两人无法打通陈兴科电话,怀疑其逃跑,后到公安机关控告陈兴科携款逃跑,引发本案件。本案形成之时,报案材料仅有牟小红口述之言,无实质性证据,陈兴科在公司分11次领取1149000元,金额如此之大、领款次数如此之多,不留下任何证据,这根本不可能,仅凭公司一面之词就开始立案侦查,太草率;其次,陈兴科是在公司办理完工作交接后正常离职的,有公司给陈兴科出具的《证明》文件为证,至今公司还承认这份《证明》文件,所以,根本不存在逃跑一说,公司的报案言辞自相矛盾。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1996第八十六条规定,公安机关应当对报案材料认真审查,认为有事实依据应当立案的才立案,否则不应立案。事实上本案中,仅有公司一面之词,无任何证据证实陈兴科非法占有且逃跑,公安机关却立案介入侦查,这不符合法律规定。

三、公安机关侦查程序违法,据陈兴科称公安在侦查过程中刑讯逼供,迫使陈兴科承认该款项为非法所得。

    当公安机关把陈兴科带回镇宁县公安局后,据陈兴科回忆称:“这些是刑讯逼供的结果,当时公安把我手绊倒背上,并把我吊起来,只让脚尖着地,不一会,我毛毛汗都出来了,我实在受不了了,才被迫签字承认的”,请求公诉机关对陈兴科口供的询问过程的合法性做出证明,否则,请求将陈兴科的口供按照《非法证据排除规定的规定予以排除。其次、我国法律明文规定“防止刑讯逼供,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而本案中基本都是用陈兴科自己的口供来定罪量刑的。

    同时,陈兴科在被采取强制措施之前,已经委托律师为其辩护,但是当陈兴科被拘留后,公安机关强行将陈兴科聘请律师的钱认定为赃款将其追回,并解除了律师合同,剥夺了陈兴科的辩护权。明显违反了“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和“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有义务保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获得辩护”的原则,为什么在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的情况下认定我就是罪犯,认定我的钱就是赃款?依法保障犯罪嫌疑人的辩护权又从何体现?不知公安机关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如果真的是依法办案,何惧律师参与辩护?

四、据以定罪的案件事实及证据存疑

1、一审判决书中公诉机关指控陈兴科于2010611日至2016628日期间,以办理房产证为由,先后分十一次从永曜地产财务处领走人民币1149000元,其中8万多交建设局办理房产证,另外1060894.01元占为己有。据出纳牟小红所述,陈兴科仅打过2次《收条》,最后陈兴科又把《收条》骗走。首先,这非常不合常理,其次,陈兴科是怎么骗走《收条》的,骗走《收条》的理由是否成立,出纳牟小红并无细说,再次,为什么11次领款中只有2次有《收条》,而另外9次领款没有《收条》?出纳牟小红不能合理解释,其四、本案中出纳牟小红作为最为关键的证人之一,庭审前陈兴科再三要求牟小红出庭作证、当庭对质,可庭审现场未见其人,违反了“人民法院认为该证人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的,证人应当出庭作证”的原则。

陈兴科到案后陈述,其每次到财务处领款时,都是严格按照财务制度打了《收条》给财务的,《收条》上将每次领款的用途写得非常清楚(其中8万多为为客户办理房产证的大修基金,另外106万多为陈兴科的佣金)。综合以上牟小红证言及陈兴科口供,无法得出陈兴科侵占公司106万余元的结论,侵占金额和侵占事实存疑,牟小红的证言与陈兴科的供述及辩解互相矛盾,且陈兴科的供述及辩解反复无常,其中必有一人是在说谎。安顺永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何不愿意拿出陈兴科签字的收据?这种严重违背常理的证人证言以及书证,与陈兴科供述和辩解又无法印证,却最终被一审法院采信,并且作为其认定职务侵占金额的依据,这种认定显然是错误的。

2、陈兴科向检察院提交了《佣金协议》等无罪证据,以证明自己无罪,公安机关及检察院没有对陈兴科提供的无罪证据予以审查,没有调取安顺永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章使用登记薄》核实陈兴科提供的证据的属实性,而是采信了所谓的被害人公司员工的证人证言,证明公司没有与陈兴科约定《佣金协议》,这显然不妥。

另一方面,让陈兴科用自己的供述否定自己提供的无罪证据。这是典型的“自证其罪”,你提供无罪证据,我用你的供述否定你的证据,严重违背了“不得强迫任何人自证其罪”的原则。为什么陈兴科提供了自己无罪的关键证据后,在无其他任何证据证明该证据系伪造的情况下,又以自己的供述否定了自己的无罪证据,自证有罪?而根据陈兴科陈述,其向检查机关提供该证据后,其受到公安和检察院的威胁说:“再不老实就将你提到公安大楼审问,到时候你不要后悔……”陈兴科怕再次受到刑讯逼供,方作如此供述。

证人的证词不能到达证明目的:A、公司个人工资本来就属于保密事项,其他人不知道陈兴科的工资构成,本身就是合理的。B、其他人不知道陈兴科和公司约定的《佣金协议》,不能证明《佣金协议》不存在。C、若无刑讯逼供行为,陈兴科不可能在提供自己无罪的关键证据后,在无其他证据证明自己提供的《佣金协议》是伪造的情况下,又自证有罪,用自己的供述否定了自己无罪的证据。

3、陈兴科向检察院提交了自己无罪的证据后,检察机关没有将该证据作为无罪证据使用,而是将该证据提供给公安机关,公安机关又对陈兴科进行威胁,要求其承认该证据是自己伪造的。试想,如果陈兴科一开始就伪造了自己无罪的证据,在公安机关侦查时为什么没有将这些无罪证据交给公安机关,就是因为公安机关对他刑讯逼供,不放心将这些证据交给公安,而是想留在后面作救命稻草,没想到还是未能幸免。

再说,这些无罪证据在公司的《公章使用登记薄》里都有登记,是否是陈兴科自己伪造的,只要调取公司当时的《公章使用登记薄》核实一下,不就很清楚了吗?,事实上除了只有陈兴科自己的口供之外,并无其他相关佐证证明这些证据是伪造的,法院也没有查明。更奇怪的是,陈兴科已经被羁押在看守所了,公安机关是因为什么理由将陈兴科提出来的?这背后的原因不能不让人深思。还有,陈兴科向检察院提交了无罪证据,也在几份供述与辩解中提及自己无罪,但这些证据及陈兴科的无罪供述均没有在判决书中予以体现,法院的庭审过程也避而不谈、只字未提,检查机关向法院提交的证据也明显漏掉了陈兴科无罪的证据,这严重违反了“证明被告人有罪或者无罪、罪轻或者罪重的证据,都应当在法庭上出示,依法保障控辩双方的质证权利”的原则。

4、陈兴科自20093月进入安顺永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担任销售部经理职务,双方佣金协议约定了陈兴科的待遇,2008-2009年正好是房地产处于低谷又到高峰的时间段,佣金协议的约定符合当时的真实情况,当时销售员的工资收入均超过了一万元,而陈兴科作为销售部经理的工资收入仅为4000元,张均又说未发过佣金,这不符合常理,其证人证言是不可信的。

5判决书证据2显示,证人张均证实陈兴科在财务牟小红处领取1149000元,其一,张均作为公司总经理,若陈兴科在财务领款十一次未打任何凭据,为何张均没有任何异议,没有对财务的违规行为进行处理?其二,据陈兴科陈述,大额款项支付均要张均授权,财务方能办理支付手续,这也是最基本的财务常识,为何陈兴科在财务分11次领款均没有张均的授权文件?这些情况均没有说明,案件不具有合理性。其三,原审法院在没有陈兴科从财务领款的法定依据的情况下,仅以出纳自己编造的一个日记本,就认定陈兴科非法侵占1149000元的事实,原审法院判案是如此随意,如果公司编造的日记本是一千万,那陈兴科就侵占了一千万吗?

6、从陈兴科领取的款项及提交给检察院的证据来看,数额之间相互印证,完全吻合。这些证据材料被公安机关、检察院认定为伪造的。但是有些客观记录的抹灭不掉的。陈兴科在担任销售经理期间的销售业绩、房屋销售缴款通知单、销售溢价情况表、销售房屋的套数及销售金额、购房合同等材料可以印证,根据这些材料和《佣金协议》里的佣金提成计算出来的销售佣金和陈兴科从财务领取的款项数额恰好吻合,可以印证陈兴科的辩解是成立的。

五、本案当时所谓的受害人张钧后被查实有向国家工作人员及领导行贿的行为,不能排除本案的陈兴科也是张钧行贿相关人员获取非法利益的受害者。

六、本案中,陈兴科的申诉受到原审法院相关工作人员的阻拦,甚至以不予假释、减刑相威胁。但是,申诉人相信还有公平正义,冒着巨大的风险及压力,哪怕就是再回去坐牢,也要追求真相,洗除冤屈。

综合本案,陈兴科在公安机关、检查院所做的供述与辩解反复无常,案件事实矛盾,侦查机关采集的证人证言不符合生活常理,案件来源存疑。全案纯口供定案,并且口供之间相互矛盾,部分关键无罪证据在法院庭审过程和判决书中避而不谈、只字未提,不能一一印证,案件金额存疑,案件的事实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在没有调取公司《公章使用登记薄》的情况下,利用陈兴科自己的供述排除了本案陈兴科无罪的关键证据,是典型的自证有罪,严重违背了刑诉法之规定。

综上所述,镇宁县法院认定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不足,证据之间相互矛盾,纯口供定案,违反法定程序。恳请贵院查清事实,正确适用法律,裁决再审,依法判决陈兴科无罪

现将相关证据提供如下:

1、《关于陈兴科同志销售佣金提成的协议》——原件已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2、《欠条》——原件已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3、《证明》——原件已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4、房屋销售缴款通知单100份——原件已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5、产权证客户名单1份——原件已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6、销售溢价情况表8份——原件已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7、一层实际价格表1份——原件已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8 、销售不动产统一发票146份——原件已交给镇宁县检察院
标签:
  • 0

  • 0

  • 0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0条跟帖,26313人参与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