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贴首页 > 体育 > 足球乐园 RSS

  • 帖子模式
  • 图片模式

抑郁症的悲哀,足坛也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发表时间: 2016年09月20日 17:44:24
点击: 2302 回复: 0

赛文伊莱文

+关注 传呼
  • 使用道具

    醒目灯

    请选择要设置的颜色:

    月灵符

    请输入楼层数:

    照妖镜

    请输入楼层数:

    神圣之眼

    该道具可显示帖子内所有匿名用户,但仅使用者本人能看到:

    水婴之眼

    该道具可将帖子内的匿名发言用户恢复为正常显示昵称,并以红色醒目显示,为匿名终结者,且所有人都可以看到!

    幻灵九峰尽

    请输入回复置顶区的楼层数:

    匿名符

    请输入楼层数:

    使用
  • 只看楼主

“如果把我的脑子换给你一个半钟头,你就会明白我为何会这么疯狂。”这是恩克的记者朋友给他写的传记《他的一生,他的死》里的一句话,这也是恩克要告诉人们的故事。恩克,前德国国家队门将,效力于德国汉诺威96俱乐部,2009年11月10日,从不莱梅驶来的RE4427次列车带走了32岁的恩克的生命。

他曾经年少成名,但最后却只能自寻出路。1995年11月,还在耶拿青训营的18岁恩克因为主力门将诺依曼的糟糕表现而得到机会,在年轻的他以为自己将从此得到首发时,诺依曼又重新回到了门前,在家乡看不到未来的恩克只能黯然离开。

2004年,女儿拉拉的诞生让恩克获得了重生。在西班牙浮沉的他重新找回了自己的斗志和状态,但是上帝又一次给恩克开了一个玩笑,拉拉在出生时就被查出患有“左心室严重缺损综合症”,尽管为了治疗这个病,恩克做到了一切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最后可爱的孩子还是在第四次手术时告别了凡间。上帝让天使回到了天国,但却让留在尘间的父亲恩克再也不能振作。从心爱的女儿离开的那一天起,恩克的心也永远地缺失了一块。

对于每周都要参加比赛的职业球员来说,每一个等待比赛的夜晚都是抑郁与焦虑发作的种子。足球运动对于爱好者来说确实可以舒缓心情,强身健体,但对于以此为生的人们来说却不是这样。根据职业足球运动员全球权益代表组织FIFPro的研究,在愿意接受调查的180名现役球员中,有26%的人患有抑郁或是焦虑症。研究负责人表示,这项数据在退役球员中甚至更高。在南非世界杯前,时任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颁布“圣旨”在比赛中裁判要负责保护进攻组织者不受到粗野的犯规威胁,但那些滋生在在球员心里的媒体之苟责,球迷之压力和

2016年9月16日,中国上海歌手、演员、国家二级运动员、全国跳高冠军乔任梁因为抑郁症于家中自己结束了自己的28岁的生命,仿佛就在一夜之间,抑郁症已经成为了人们口口相传、十恶不赦的恶魔,这病魔隐匿人心,俯瞰高处,嚣张又恐怖。


“如果把我的脑子换给你一个半钟头,你就会明白我为何会这么疯狂。”这是恩克的记者朋友给他写的传记《他的一生,他的死》里的一句话,这也是恩克要告诉人们的故事。恩克,前德国国家队门将,效力于德国汉诺威96俱乐部,2009年11月10日,从不莱梅驶来的RE4427次列车带走了32岁的恩克的生命。


他曾经年少成名,但最后却只能自寻出路。1995年11月,还在耶拿青训营的18岁恩克因为主力门将诺依曼的糟糕表现而得到机会,在年轻的他以为自己将从此得到首发时,诺依曼又重新回到了门前,在家乡看不到未来的恩克只能黯然离开。


在门兴格拉德巴赫的日子,恩克喜忧参半。在球队蛰伏两年之后,1998/1999赛季恩克终于得到了出场的机会,但是在那个赛季门兴从一度登顶到最终垫底,经历了如同过山车般的神奇经历。可怜的恩克在出场的32场比赛里,丢掉了79个球,也丢掉了自己的位置。


在1999年,命运飘摇的恩克转会到同样风雨飘摇的葡超劲旅本菲卡,在欧洲“雄鹰”的光明球场,约瑟夫-海因克斯将队长袖标戴在了恩克的手上,三年里,他为本菲卡征战了77场葡超联赛,其稳健而亮眼的表现让欧洲豪门为之侧目。西班牙豪门巴塞罗那的合同如约而至,2002年的7月,恩克开启了在伊比利亚半岛另一端的日子,也开启了自己失落的开始。在诺坎普等待恩克的则是如同之前一样的暗无天日,范加尔没有中意这个德国门将,而恩克在加盟两个月之后的第一次首发就以2比3的比分输给第三级别联赛的对手,从此,巴塞罗那的替补席就成为了恩克永恒的位置。整整一个赛季,恩克只是在无关痛痒的比赛里出场了四次。


恩克不得不再一次出走,而接下来的土耳其费内巴切之行成为了他一生中最想抹去的记忆。在那个足球氛围疯狂而又充满暴力的国家,恩克只是因为输掉了一场德比,就被费内巴切的球迷诅咒、谩骂、威胁。两周之后,恩克又回到了巴塞罗那,他选择了在替补席蹉跎岁月,也不在土耳其孤身承受一切。西乙的特内里费在2003/2004赛季的冬歇期带走了恩克,这时,他已经26岁了。26岁的他沉淀了自己,也决心忘掉过去,在特内里费半个赛季的表现也让他的职业生涯得到了转机。

2004年,女儿拉拉的诞生让恩克获得了重生。在西班牙浮沉的他重新找回了自己的斗志和状态,但是上帝又一次给恩克开了一个玩笑,拉拉在出生时就被查出患有“左心室严重缺损综合症”,尽管为了治疗这个病,恩克做到了一切可以做到的事情,但最后可爱的孩子还是在第四次手术时告别了凡间。上帝让天使回到了天国,但却让留在尘间的父亲恩克再也不能振作。从心爱的女儿离开的那一天起,恩克的心也永远地缺失了一块。

在十万人一同为恩克送别的葬礼上,汉诺威96俱乐部的AWD竞技场响起了那首他最爱的《The Rose》,埋葬在女儿旁边的那个186公分的男人和躺在他身边的那个天使般的孩子一样,永远地留在生命里最美好的岁月。在恩克很多次,很多次的梦里,恩克一定不愿意拉拉的身影远去,这是一个父亲对女儿由衷的感怀与思念,所以他选择了走向拉拉的一条最远的路。别时容易,见时甚难;流水落花,天上、人间。


对于每周都要参加比赛的职业球员来说,每一个等待比赛的夜晚都是抑郁与焦虑发作的种子。足球运动对于爱好者来说确实可以舒缓心情,强身健体,但对于以此为生的人们来说却不是这样。根据职业足球运动员全球权益代表组织FIFPro的研究,在愿意接受调查的180名现役球员中,有26%的人患有抑郁或是焦虑症。研究负责人表示,这项数据在退役球员中甚至更高。在南非世界杯前,时任国际足联主席布拉特曾颁布“圣旨”在比赛中裁判要负责保护进攻组织者不受到粗野的犯规威胁,但那些滋生在在球员心里的媒体之苟责,球迷之压力和自我之否定该由谁来保护,又该如何保护呢?





快速回复

0/10000

热门回复

热门回复区,由被顶最多的回复及置顶回复组成!
共0条热门回复,展开
收起热门回复

全部回帖

0条跟帖,2302人参与
只看楼主

发表回复